锦瑟千年

光鲜是我最后的虚荣

不信命

占tag抱歉
我希望我能带着点正能……
不想回到之前那样……
越说越负能……
同人文真甜……

最近的事情很多
考试啊,学习啊,还有很多漏洞和要补的东西
想要努力
看到身边的人依然很心疼
我希望我不会自残了
或许是因为我才让他们看到这样那样的绝望吧
我不希望别人体会到绝望
我希望他们都能一生安好
所有的绝望我一个人担就好
为什么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事情去为难去折磨我身边的人啊
他……他们的过去已经够波折了……
我这样子大概真的很空
我这么卑微
最重的就是他们给予我的感情了
我又能怎样
我去死照样也什么都改变不了
好难受啊
真累
不是
我要做像太阳一样的人啊!
发光发热!照亮别人!
不可能的,你别疯了
学你的习吧,你就是个社会渣滓
你一无是处
还想着拯救别人?
你先别让自己这么堕落下去再说吧
呵呵
不是……我应该要正能……我必须正能……
人生在世总会有希望的!
既然活着就有可能性!
有可能性就有希望!
相信未来!
我……又犯病了?
不知道……反正心脏很痛……

明天会是更好的一天
晚安
希望明天的自己可以变得优秀一点
想吃东西……

【瑞金】糖果

·沙雕ooc
  大概是凹凸大赛开始之前(?)
·糖里裹着玻璃碴(只是结尾虐而已啊)

✿ฺ ♡ ✿ฺ ♡ ✿ฺ ♡ ✿ฺ ♡✿ฺ ♡✿ฺ ♡ ✿ฺ ♡ ✿ฺ

秋风拂过少年的脸庞,带起几缕银白色的发丝。

少年静静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虽然面色冷淡,却还是引起不少过往少女的议论。

"哇塞那个男孩子也太帅了吧!"
"看起来是在等人的吧……"
"要不要过去勾搭一下?!"
  ……

当然尽管有胆子大的少女想要与他说上两句话,结局还是被少年的眼神打消了念头。
他方圆1米内简直根本没人能踏进吧?!
与他对视大概就像无数极寒的冰棱从眼前刺来,冰冷的全身血液都要凝结了一般。
这要是等人,确定不是要约架?!

"格瑞!不好意思我又来晚了啊!"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那银发少年听到这声后站起,眼中的冰棱顿时融成了水,眼波里似还带着几分笑意。
待那发声的少年走近又急急地将那份笑意收敛起来。

远远望着银发少年的几个女生纷纷传递着眼神。
"喵喵喵?!我闻到了基情的味道?!"

远远的,一个金发少年蹦跳着跑来,少年耀眼的金发闪着阳光的光泽。

"格瑞!!!!!!"

金发少年猛的扑向那个被叫做格瑞的银发少年怀里。

不过少年还没能抱住,就被格瑞用手抵住额头。金发少年伸长手臂也碰不到一丝一毫,只能无力的扑腾着双手试图勾住他的衣角。

"金,别闹了。"

格瑞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的发小果然一如既往的粘人。

"格瑞格瑞!这是给你的!"

金放弃扑进格瑞怀里的举措,转而拉起一只手,将一颗小小硬硬的东西塞进他的手心。

"算是迟到的补偿吧!"金的眼角漾着的笑意依然灿烂,并未因格瑞的冷淡将热情消去一丝半毫。

格瑞不动声色的将掌中的东西塞进口袋,看都未看一眼,但只要将他现在的表情和刚刚那一副生人勿近的做个对比,一眼便能看出他眉眼间多了的一丝笑意。

"格瑞格瑞!去那家烤肉店好不好!那家店看起来就很好吃!格瑞也饿了吧!……"金拽着格瑞的手就向隔壁的美食街跑去,一边自顾自的说着要吃的好几家店……

突然,金发少年转过头来,问道"格瑞有什么想吃的嘛?"几缕阳光从少年的金发中透过,显得愈发闪耀,少年的笑容也如阳光般的灿烂,眼里闪着宝石般的光泽。

简单的一句问话,一个笑容,格瑞记了不知多少年。大概……这就是"一眼一万年"吧……

再相见……生死无话……凹凸大赛本来就不该带分毫感情啊……

银发赤瞳的他……听不到他唤的那一声姓名了……
当年口袋里的糖……是牛奶味的啊……很甜……像他当时的笑一样……
来世……还是不要见好了……

重新开始

我知道我之前的情绪很糟糕
我知道我现在终究还是没有摆脱它
我知道我表现出来的安然只是掩护罢了

这一切我都知道。

但是,我愿意用我根本就不会有的未来去赌一场。尽管我许下的是根本无法偿还的赌注。

但是如果我不去赌。
结果只会更糟吧。

又是令人作呕的空话。我知道的。但是我能做到的就是许下这些空话了。

我知道自己的一无所有。因此我尝试摆脱。可是结果还是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这实在太糟糕了。
可我没有办法让它不糟糕,我没有办法使我拥有什么或者让我不再在乎我的一无所有。

我会努力看起来振作的。

所以
重新开始吧